七牛中文 > 武侠修真 > 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八卦炉中走一遭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八卦炉中走一遭(1 / 1)

敖广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叫做敖摩揭,就是现在被带上天的这个,二儿子唤作敖龙毒,到现在还没有化形,龙后现在怀着第三胎,尚且没有降世。

龙族的诞生基本分为三种,第一种便是化生、第二种是卵生、第三种便是胎生。

不论是敖摩揭,还是敖龙毒皆是卵生,便是先由龙后产下龙蛋,然后他们从龙蛋之中孵化而出。

但这第三胎颇有不同,因为是以人形受孕的缘故,故而怀胎腹中。

这种情况在龙族之中并不少见,但大部分情况下,龙族在孕育后代的时候,还是以本体纠缠。

入了魔的东海大太子,颇有些六亲不认的感觉,若非被东海的一条老龙擒着,恐怕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麻烦了。

不过既然进入了天庭,自然没有它放肆的余地。

而且这一次上天来,敖广等人并没有见到昊天大帝,在南天门特意等候他们的是一位穿着一身姻红色衣袍的女仙,女仙的腰间系着一只不起眼的红绣球。

魔礼青在一旁对着敖广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天庭的龙吉公主殿下。”

“小王见过公主殿下。”敖广连忙的见礼。

一边儿的老龙在龙吉身上打量一阵儿,忽然开口道:“好精纯的玄冥气。”

龙吉稍稍一愣,似乎有些不明白这只老龙在说什么,但她是个懂礼貌的孩子,对着老龙拱拱手,客气的问道:“这位前辈,什么玄冥气?”

而老龙在下一刻又露出了许些惊疑之色,沉声道:“咦,怎么全无了?莫非是老夫看花了眼?”

见对方自己都搞不清楚,龙吉只当对方是在故弄玄虚,便将老龙放在一旁先不管,父皇嘱咐自己来南天门接一条小龙去一趟兜率宫...敖广与这位老前辈自然不会是父皇口中的小龙,那么很明显...自己的目标便是在这位老前辈的手中的年青龙。

别管在其他地方龙族是以怎样的形象面世,但是在天庭...一律是要以人形行走的。

敖摩揭很不安分。

似乎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沦为了一个只知道杀戮与破坏的魔龙。

敖广眼中有懊悔,有心疼。

老龙一脚把敖摩揭提到了龙吉公主的身边,似乎是想要试试龙吉公主的实力...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听敖广说起过一些天庭的事情了,其中就包括龙吉公主,不论是女娲娘娘唯一亲传,还是四海瓶之主...这两者都足以让他另眼相待。

龙吉也不意外,来的时候父皇已经叮嘱过了,对方或许会有一些小动作。

已经提前有了防范的龙吉,看着张牙舞爪向自己扑过来的敖摩揭,直接就掏出了红绣球,一球砸在对方的脑门上,一声痛苦的龙吟之后,连人形都无法维持,顿时化作了一条魔龙,在南天门处胡乱的翻腾。

龙吉又掏出四海瓶,对着敖摩揭轻喝了一声:“收!”

敖摩揭便被收入了四海瓶之中,龙吉摇了摇瓶子,对着神情明显有些焦急的敖广笑道:“龙王别急,虽然这四海瓶中装着一条弱水支流,但弱水对龙族的影响毕竟有限...而且这天河弱水也能抑制魔性,无碍的。”

敖广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自家儿子先辈红绣球砸了一脑袋,然后又被收在四海瓶中,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纵然是经过了龙吉公主的解释,他表面上放松了一些,但内心中紧紧绷着得弦,始终不曾松开。

“这位前辈,父皇请您凌霄宝殿一叙。”面对一位准圣境界的老龙,龙吉公主自然是以为晚辈的身份见礼,而且据父皇所说,这位龙前辈...是当年参加三族大战之后的幸存者,或许受了些伤,但对方的实力与境界谁也不敢低估。

想要收服四海,四海龙王的态度其实并不重要,最多就是起一个参考作用,昊天真正看上的还是龙族的底蕴。

尤其是那些在四海深处镇守海眼的老龙们,才是龙族真正的财富,四海龙族藏着的准圣境界老龙少说也有八九条,每个海眼虽然只需要一条准圣境界的老龙便能够镇压,但总是要预备下一两条换班的,毕竟它们大战之后受伤不轻,在镇守海眼之际...也还是要有足够的时间来疗伤的,否则等到他们油尽灯枯的那一天,四海的海眼谁还镇守?

四海龙王么?

算了,就他们四个的小身板儿,怕是能被海眼直接吞下去。

这是源自洪荒天地的威力,大罗金仙在面对海眼爆发的凶险时,都不见的能够全身而退。

老龙对此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天庭如何处置敖摩揭他其实也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还是昊天对龙族的态度,龙族未来才是重中之重。

他此来本就是想要来见见这位昊天大帝的。

将四海归天这样的事情,压在敖广这样一个后背的身上,岂非也显得他们这些老龙太过无情了些?

该他们站出来的时候,自然也是当仁不让的。

魔礼青对着老龙开口道:“前辈,请。”

老龙先顿了一步,看向龙吉公主问道:“老朽再多嘴一句,敢问公主殿下要将摩揭带去何处?”

这里问一句,心里也有底。

“奉了父皇之命,带敖摩揭去一趟兜率宫。”

老龙眼前一亮,惊道:“莫非是太上老君的府邸?”

“正是。”

老龙展颜一笑:“老君出手,摩揭算是有救了。”

老龙能够感受到天庭浓浓的诚意,但从另一个方面想,如果己方拒绝了这等诚意的话...怕是也就将失去天庭这一份儿厚爱了。

此时此刻,虽然还未能见到昊天大帝,老龙已经是能够感受到这一份压力。

“劳烦龙王与本宫同去兜率宫。”龙吉看向了敖广。

敖广本就是这个想法,龙族的未来就由老祖去谈判,而自己还是看着摩揭更安心一些。

兵分两路。

老龙去了凌霄宝殿,而龙吉则是手持四海瓶,领着敖广直去了兜率宫。

来到门口也不敲门,就跟回自己家一样,推门就进去了...把一旁的敖广吓得够呛,太上老君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乃是太清圣人的善尸分身...兜率宫便是天庭为这位圣人分身准备的道场。

换而言之,看似兜率宫在天庭的范围之内,但根本不属于天庭的管辖,敖广甚至怀疑昊天大帝在兜率宫都不敢如此张扬。

“老君!”

敖广还在宫门外纠结的时候,便听到龙吉公主在宫内大喊:“老君...”

嘭!

紧接着便是爆响,一股奇异的丹香从宫内飘扬而出。

“小龙吉。”然后一个白胡子老道,身上涂抹着许些熏黑的痕迹,从炼丹房中匆匆而出,面色似乎带着愠怒,上来照着龙吉的额头就是一个脑瓜崩儿,似乎在教训对方:“大呼小叫的,吓了老道一跳,又把一炉仙丹炼废了。”

敖广虽然没进来,但是他耳朵灵敏啊,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凭这几句话,也足够他分析出一些内容来了。

他现在就一个想法:完了!

摩揭怕是没救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龙吉公主大呼小叫,吓得老君炼废了一炉丹药...这是多要命的事儿啊!

求人办事儿哪儿是这么个流程?

敖广的心还没来得及痛,便听到龙吉公主的声音传出来:“老君又把锅往弟子身上甩...您这种境界的大能,还能被弟子吓到?要弟子说...你就是眼看着一炉丹药快要炼不成,怕传出去坏了您的招牌,才故意拿弟子当借口,哼哼...”

说道这里,龙吉公主似乎还得意的哼哼了两句:“弟子都怀疑您炉子都没开火,里面放的废丹...是以前炼制的吧?”

敖广在外面整个龙都傻了,这是这件事情的正常后续发展么?

他有点儿忍不住了,想要进去亲眼看看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儿...

等他小心翼翼进来的时候,发现龙吉公主已经非常熟练从炼丹炉中,将里面的废丹取出来...

这无比诱人的丹香,你们说这些是废丹?

但凡跌落在人间一颗,也住够诞生一段儿传奇了吧?

就在敖广心中吐槽之际,就看到了一头老牛,自己咬着自己的绳索从后园缓步踱出...这是老君的坐骑青牛,敖广认得它,而且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对方的实力恐怕还要在自己之上。

老牛看了一眼敖广,一条小龙儿而已,便不放在心上,而是径直向着龙吉公主的身边儿靠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卧下来,然后张开了嘴,等着投喂...

敖广还在好奇这青牛竟然如此行径时,就看到龙吉公主将手中的废丹倒入了青牛的口中,青牛毫不客气,一口吞下,然后起身咬着绳索慢吞吞得往后院儿走...

敖广几乎快要石化了。

老君,如果你们家都是这样喂牛的话,小龙只有一句话可说:您还缺坐骑不?

若是不缺坐骑,有没有考虑养一只龙作为灵宠?

可怕!

“你就是敖广?”老君看向了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一声的敖广。

“正是小龙。”敖广连忙见礼:“小龙见过太氵...”

“太上老君。”老君在对方将“太清圣人”讲出口之前,截胡。

“小龙见过老君。”敖广连忙改口。

“免礼。”老君本就是个非常和善的长者,这一点儿圣道太子与龙吉公主深有体会,尤其是龙吉公主,因为老君小时候对龙吉自称了一句“爷爷”的缘故,让她打心眼儿里将老君当成了自家爷爷...至于父皇那边儿会不会觉着别扭,当时的小龙吉如何懂得这些?

等她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之后,双方已经是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小龙吉本身就是讨人喜爱的性格,当然...王母娘娘并不认为如此。

“龙儿,将那一条小龙放出来,让老道看看。”太上老君摸着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龙吉摇了摇四海瓶,将敖摩揭放出来。

魔龙形态。

青色的龙身上,遍布着黑色的魔纹,如果说当年黄龙真人的狰狞模样都是幻化出来的,那么眼前的这个敖摩揭,就是实打实的魔龙。

血红的双眸闪耀着疯狂,九霄龙吟响彻天际。

虽然没有了理智,但是本能还在...龙吉公主的厉害他是领教过了,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后面是自己的父王,下意识得将对方排除;龙吉公主身边儿的老道,看似普通,入了魔的敖摩昂一看对方就虚的不行...

正此时,他看到了正慢吞吞往后院儿挪动的青牛,尤其是对方肉囔囔的臀部,一晃一扭,小尾巴还甩来甩去...

嗷呜——

一口就咬了上去。

吃饱了的老牛正想要回去睡觉,却不料突遭横祸...只是一条小虫儿,竟敢在兜率宫放肆?

老牛听着身后的动静儿将近,看似笨重的身体却十分灵敏,在千钧一发之际...回首,只是把脑袋轻扬,就把敖摩揭挑飞。

等敖摩揭落地之后,伸出一只蹄子踩在对方的脖子上,哞——

“手下留情!”敖广连连大呼,自己都不一定是这青牛的对手,若是让对方这一蹄子踩瓷实了,摩揭的小命怕是都保不住了。

青牛能成为圣人坐骑,自然不是蠢笨之辈,而且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要下杀手,就是单纯想要给对方一个教训,顺带活动一下筋骨。

入魔的敖摩揭毕竟安分不下来,既然青牛已经动手,干脆就彻底一点儿,一蹄子提在敖摩揭的脑瓜子上...敖摩揭两眼一闭,直接就晕了过去。

敖广急匆匆上前探查,察觉到自家儿子还活着时,直接向着老君拜倒:“还请老君救一救犬子。”

老君笑呵呵道:“你先起来,既然将他送到了老道这里,老道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敖广闻言大喜,又向着老君拜了两拜。

“老君,您计划如何救它呢?”龙吉公主好奇问道:“毕竟是龙族入魔,想要却除魔性,怕是不太容易吧?”

“确实不太容易。”老君面色一正,看向了敖广:“想要却除它身上的魔性,少不得要往老道的八卦炉中走一遭了。”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