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牛中文 > 武侠修真 > 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昊天:怕什么来什么

第一百一十九章 昊天:怕什么来什么(1 / 1)

石矶娘娘觉着自己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竟然一声不吭的,提前也没有说一声就直接跑到人族来了。

至于来做什么...咳咳,自然是要来参加伏羲与无当师姐在骊山之巅决战的盛会。

嗯,就是这样。

只是,在路过骊山的时候脚步并没有停留,直接越过了骊山来到了人族营地之外。

“扬”是圣道太子的事情,在她这里不是什么秘密,毕竟自己同圣道太子交换过传讯玉符,有时候圣道师弟也会在闲谈中提起他现在做的事情,因此石矶娘娘对圣道太子的行踪还是有一定掌控的。

啊——

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这样冒昧的登门造访,是不是有些不礼貌?

在门外纠结许久的石矶娘娘心里胡思乱想着,正在迟疑之间,就看到圣道师弟推门而出...从对方的见到自己的神情之中,是能够看出惊喜大于惊讶的,石矶娘娘原本稍稍悬着的心,算是平复下来。

哦...

石矶娘娘心想:接下来他一定会问我为什么会忽然过来了吧...

对此石矶娘娘已经在私下里做了练习,只要他向自己询问,自己就说是来看伏羲与无当师姐决战的,便来人族看看他。

这简短的一句话,石矶娘娘演习了很多遍,甚至斟酌每一个用词...虽然很紧张,但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石矶娘娘稍稍期待着圣道师弟见到自己能够说出那么长一段流利的话时,究竟会露出怎样的神情。

虽然只有一句——

但是...

他太贴心了,竟然预判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师姐是来观看伏羲同无当师姐之战的吧?”

当圣道师弟的声音在自己耳中响起的时候,石矶娘娘觉着自己这些时日的刻苦修炼全都付之东流...虽然圣道师弟只是说了前半句,但在某个瞬间,她想要更加大胆的开口说:吾是特意来看你的,顺便看看伏羲与无当师姐之战...

但这种话,纵然是在自己的洞府之中恐怕都难以启齿,更别说是现在了。

我该怎么办?

石矶娘娘内心世界非常丰富,但是面部表情就十分匮乏了,话都让圣道师弟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话也不敢说出来,只好轻轻“嗯”了一声。

不然呢?

我能怎么办?

早该想到的,不过事已至此也不能自怨自艾,若是让圣道师弟看出不妥来询问自己时,自己该如何作答?

石矶娘娘调节心情的能力还是很好的。

先是认真倾听圣道师弟这些年来的一些趣事;然后圣道师弟得知自己从没有来过人族,便询问自己要不要在人族中转转。

石矶娘娘忍着怦怦跳的心脏,大胆邀请圣道师弟一起...但看圣道师弟的模样,他似乎本就打算与自己同游的。

只是...从他的神情之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是在担心自己惹麻烦?

太小看吾了,吾已经不是从前的石矶了!

......

好吧。

石矶娘娘承认,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到家,至于在人族之中引起的风波,自己也致以诚挚的歉意,不好好在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最多就是自己的风评口碑降低一些,反正也不高。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的。

遇见了一些不重要的人,经历过了一些不重要的事儿。

石矶娘娘同圣道师弟来到了人族的一个小部落之中。

部落确实很小,人口算起来都不足千人,但是人们的脸上却都洋溢着的幸福的微笑,虽然偶尔也会传来一些吵闹声,但石矶娘娘觉着这才是人气。

生活是什么?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为了一日三餐与衣食住行而奔波。

“其实这才是吾向往的日子,朴实无华,却十分真实。”张扬指了指部落中对于一个的屋子,笑道:“那是我在人族最开始居住茅草屋,是吾亲手搭建起来的。”

“去看看。”石矶娘娘当先走了过去,张扬连忙跟上。

因为二人没有在身上施展“隐身”法术的缘故,因为这边儿人族都能看得到他们。

“扬叔!!”

既然没有隐藏,张扬露面的一瞬间,自然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并且被第一时间认出。

人族张扬的是一个十七岁左右的人族青年,身形精壮,孔武有力,一看就是部落中的勇士,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呦!”张扬走上前去的,直接照着胸膛给了他一拳,笑道:“娀,你小子也长成一个大后生了。”

“嘿嘿嘿。”娀挠挠头,揉了揉微微有些发痛的胸膛,笑道:“杨大叔怎么今日跑到我们部落来了?”

“前线战事已经基本结束,只等伏羲与骊山圣母决战之后便可落下帷幕,吾这个人族统帅...自然有时间可以放松一下,此处毕竟是吾回到人族的第一处住所,因此回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娀似懂非懂,小心翼翼打探了一句:“扬叔,我听说咱们人族的伤亡也不少...该不是我爹他出了什么意...”

“嘭!”张扬照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下子:“臭小子,胡思乱想什么呢...你爹活的好好的,还立下不少战功,缴获了不少好东西,这一次咱们部落可以好好的发展壮大了。”

“嘿...嘿嘿。”娀闻言傻乐了一阵儿,虽然不应该怀疑扬叔,但他就怕扬叔带来的是不好的消息,如今刚听到扬叔这样一说,自然就放心下来。

自己这边儿没什么事儿了,转眼就看到了跟在扬叔身边儿的石矶娘娘,虽然石矶娘娘看起来神情冷漠,一副生人勿进的形象,但娀觉着她既然是同扬叔在一起的,一定不是坏人,便向着石矶娘娘开口道:“婶婶真漂亮,一定是在仙山修行的仙子吧。”

虽然人族还没有正式定下人伦,但是在燧皇以及伏羲的推行之下,已经开始逐渐普及了。

欠缺得是正式下诏昭告全体人族。

这事儿燧皇不计划自己来搞了,一来是自己年纪大了,二来自己把事情都做完...伏羲做什么?

这些事情已经商量好了,等伏羲接掌的人皇的时候,连带“人婚”之事一并宣布。

有些新事物,新政策推行,自然是会引起一些老旧势力的反弹与抵抗的,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人伦”与“婚嫁”基本上已经深入人心,只等伏羲宣布为定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倒也不必过分担忧。

当石矶娘娘听到自己被眼前这个小家伙称之为“婶婶”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没有了往日那份在外的慌张,甚至还掏出了一只灵果,送到了娀的面前,冷声道:“拿着。”

娀下意识看向了扬叔,因为他有些搞不清楚这位看似冷冰冰的婶婶,送她一枚冷冰冰的果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张扬有点儿懵,面对眼前这种状况竟然如此“从容”...还是你么,石矶师姐?

“给你就收起来。”

“多谢婶婶。”娀一边接过果子,一边儿拜谢。

却见石矶娘娘又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一抹,摸出一件儿仙剑来,“拿着。”

啊这...

这年头还有人喜欢听人叫把自己叫“老”了的?

张扬见不得如此败家的行为,连忙让得了仙剑的娀去一边儿玩去,自己则是把石矶娘娘拉入到了屋子里,好奇问道:“莫不是那小子颇合师姐眼缘?”

“是。”石矶娘娘点点头,那个小子确实听着很顺眼...不对,是看着很顺耳,也不是...算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又遇见了一件儿开心事儿。

虽然只是十分简陋的茅草屋,甚至因为失于修缮的缘故还有些漏风,但是石矶娘娘似乎从这其中感受到了一丝家的温馨,本想要施展一个除尘的法术,但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帕来,准备擦拭房间之中的灰尘。

见房屋之中无水,甚至还准备提着木桶去河边儿打水...俨然已经是女主人的形象了!

“师姐!万万使不得!”

这八卦龙须帕,可不是这般用法!

多好的灵宝啊,差点被师姐师姐拿来擦灰。

“圣道师弟何故露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石矶娘娘面上的寒冰已经悄然融化,身上又散发着令人沐如春风的温婉气息,看到圣道师弟大惊小怪的样子,石矶娘娘眨眨眼:“你不是就想要过这般朴实无华的生活么?难道只是说说而已?”

“师姐,你...”

石矶娘娘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这忽然切换了形态,还是颇有些让圣道惊讶的...但这是好事儿。

看到圣道太子的惊奇的模样,石矶娘娘这才反应过来,也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心说:“吾这是...好奇怪的感觉,此处的宁静与安逸,虽然同自己洞府之中温馨不同,但却别有一般滋味...这是什么感觉?”

她有些搞不清楚,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地方是除了白骨洞之外,第二个能够让自己摘下冰山面具的地方...这难道不是特别的缘分么?

毕竟自己在碧游宫都没有像这般从容不迫过。

“看来...吾与圣道师弟...嗯,同圣道师弟的这间屋子有缘呢。”

看到石矶师姐能够展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张扬也是真心为她的高兴...既然如此,张扬自然不会打搅了石矶娘娘的兴致,反而是撸了撸袖子,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凡人的生活...”

说着圣道拎起了木桶,笑道:“师姐稍后,吾去去便来。”

......

“我哥呢?”龙吉在军营之中转悠着:“有人见过我哥么?”

怎么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呢?

向着人族汇聚而来的修士越来越多,龙吉公主也免不了会同一些女修们打交道,此前更是在骊山结识了截教的彩云仙子与菡芝仙子两位仙子...因为自己与兄长的身份在骊山这边儿一直就没藏着,因此彩云仙子与菡芝仙子都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原本想要同她们以师姐相称,但她们却说自己是圣人亲传,她们只是截教外门,万不敢以师姐自居...

可只是以道友相称,就显得有些生疏,最后在龙吉的建议下,便按照年龄大小,以姐妹相称。

结果一报年龄,龙吉才知道自己的岁数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到。

这事儿也没办法,不论是彩云仙子还是菡芝仙子,虽然化形较晚,但如同三霄与赵公明是一样的,都算是先天生灵,乃是修行了成千上万年的“精灵”,龙吉公主出生不到二十载,在她们面前实在是小得不能在小...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皇兄去哪儿了?

终于是在知情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皇兄同一位女修出去了...

“女修?!!!”

其实这位知情人原本是不愿意告诉龙吉公主实情的,但耐不住龙吉公主的魅力太大,自己无从抵抗,一下就招了,只能是在心里默念:“扬师,对不住了!”

众人都以为龙吉性子顽劣,担心她得知此事回去掺和一脚...但无人知道,得知了实情的龙吉,并没有如同众人想象中那么去凑热闹,而是返回到了骊山。

“龙吉妹妹这是这么了?”

小龙吉将情绪在脸上写得满满的,彩云仙子一眼就看出了她不对劲儿,故作严肃道:“是谁欺负龙吉妹妹了,告诉姐姐...姐姐替你出气。”

小龙吉长叹一声,道:“很明显么?”

“是的呢。”菡芝仙在一旁点点头:“我们龙吉委屈得就快要哭出来了呢。”

“才不会。”小龙吉撇撇嘴:“我是来找你们喝酒的,有酒么?”

“有。”

龙吉一拍桌子:“咱们一醉方休!”

看着颇为豪气的龙吉,彩云仙子与菡芝仙觉着这位小姐妹估计也没有遇上什么大事儿,喝顿酒再跟她们说说心里话,把心中的郁结之气散发出来应该就差不多了...

“请!”

“请——”

咕嘟——

嘭!

咕噜噜——

呼——

呼——

呼——

属实有点儿措手不及了。

彩云仙子看看自己刚启封的酒坛子,再看看已经陷入酣睡之中的小龙吉,对着身边儿的菡芝仙无奈道:“这也太快了吧。”

菡芝仙想了想,笑道:“果然是一醉方休呢。”

......

天庭。

“爱卿的想法很好。”

昊天听了太白金星的建议,稍稍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只是...爱卿想过没有,骊山圣母就是截教无当圣母的事情,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展露在洪荒众生面前,是否合适呢?”

“是臣考虑不周,望陛下赎罪。”太白金星一听这话,心中稍稍一盘算,便知道这事儿弄不成了,这事儿对于伏羲来说是有益无害,但对于无当圣母会有什么影响,那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这件事情毕竟涉及到截教门徒,还是圣人亲传...大家如果只是心知肚明,秘而不宣倒也没什么,日后等伏羲证道之后,再说出来便是一桩美谈;可如果现下就这样的赤裸裸的揭示出来,虽然无当圣母本人或许不会在意,洪荒悠悠之口,谁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难免惹人非议。

这只是一个方面。

其实另有一点昊天没有说,那就是这种向整个洪荒三界直播的手段,非圣人不能完成,纵然自己贵为天帝...在这方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女娲娘娘的办事儿效率很快,从紫霄宫离开之后没多久,便制作出了一批仿制的直播灵宝,三清以及昊天这里都送了一件儿过来。

昊天平日里也摆弄过这玩应儿,虽然自己依照天帝权柄能够使用,覆盖范围却不能涵盖整个三界,在自己的天帝权柄所尚未覆盖之处,便无法向该地的生灵展现出影像。

稍稍感悟了一下,自己天帝权柄能够覆盖到的地方...远不如想象中辽阔。

贸然使用只能是丢人现眼。

虽然昊天镜不在自己身上,但却在圣道的身上,这其实就跟在自己手中没什么两样。

看到此时此刻圣道与石矶就好似两个凡人一样,亲手进行大扫除,不禁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

正此时,却听天奴的声音传来:“陛下,九天玄女求见。”

回过神来的昊天瞪了一眼天奴,才开口到:“宣。”

“陛下。”玄女见到了天帝正常见礼。

“爱卿不再军中操练兵马,怎么来朕这里了?”

昊天口中询问,心里却在说,如果是要下界去那可就麻烦了。

“臣是来请假的,听闻下界伏羲与骊山圣母有骊山之约...臣虽为太乙金仙,却也想更近一步,因此想要亲眼看看,认真体会一下大罗境界。”玄女开门见山,表明了来意,当然还补充了一句:“军营之中的兵马,臣已经操练完备...自不敢怠慢;而且臣听闻人族在黑龙岗一战表现出众,战斗力十分强劲,因此也想要去人族招揽一些将官上天,还望陛下准允。”

怕什么来什么。

昊天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朕本还想从新招揽上天的龙马一族,挑选出一些合适的龙马,新建一营骑兵交予爱卿训练...不过既然爱卿既然先来向朕请假,朕又岂能不允?”

作为一个对事业十分看中的“女强人”,玄女一听这话,顿时觉着浑身不舒坦,下意识就对着昊天说道:“陛下明鉴,距离骊山之约还有两月有余...臣...臣只需当日一天假期即可,这一营骑兵臣会尽快训练出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形成战斗力。”

“爱卿!”昊天面色一正:“爱卿莫非以为朕是那种不会体恤臣下的昏君么?让你休息,你就休息...”

“陛下!”玄女也是大胆,向着昊天直谏:“陛下,难道臣是那种无能之臣么?”

看到玄女这般模样,昊天愈发觉着圣道不是个东西,心说:老子就帮他这一次,下一次任他自生自灭。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