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牛中文 > 武侠修真 > 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自古真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第一百一十五章 自古真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1 / 1)

对付敌人不讲武德,这是太子殿下一直不曾动摇过的行事风格。

有句话说得好,对敌人的温柔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太子殿下深以为然。

眼前化作人形的蜈蚣大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手中的两把弯刀看起来也不像是凡物,能够硬接混元戟而不碎裂的,也算是一件儿难得的兵刃了。

要提防妖族的本命神通。

一般妖族的本命神通都是同它们本身的特性有关,例如狮妖的鬃毛亦或是狮吼,亦或是蝎妖的尾巴与钳子等等。

至于蜈蚣大妖,一般人大概率只会提防对方的蜈蚣毒或是蜈蚣腿,但张扬不一般...看过西游记的他知道会有蜈蚣把眼睛练成本命神通的。

之前就有些奇怪,在上次这蜈蚣大妖入侵人族的时候,被伏羲与自己所伤而驱赶,但始终没有释放过本命神通。

当时也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并没有第一时间以“圣道天机”探查他的底细,等他逃走之后再想要探查却被提示已经超出了范围,无法搜索。

经过多方打探始终未曾探听到这只蜈蚣的本命神通究竟是什么,纵然是询问了黄龙真人与玉鼎真人,他们也并不清楚,这才让张扬更加愈发重视起来。

张扬闲暇之余也是以八九玄功的变化之术想要去探听一下这位蜈蚣大妖的虚实的,但...很可惜,此獠颇为谨慎,寻常时候都不在洞府,而是不知它躲在什么地方修行。

不过黄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下凡之前,借来了父皇的昊天镜。

哼哼。

剑你自己要练,镜子总不至于一直要照吧?

可一开始父皇并不想借给自己,直到自己向父皇表明了实情之后,他才算是松了口。

先是利用昊天镜找到了蜈蚣精的藏身之所,然后以八九玄功的变化之术潜入到此獠近左,然后以圣道天机探查到了对方的底细。

没错了!

果然是你,百眼魔君...的爷爷?!

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此獠了结于此地,但转念一想...无人知晓的话,自己就少了一份儿声望入账,还是先放他一马。

而且在这边儿先动手说不定反而会打草惊蛇,如果将另外两位大妖惊走那可就不好,人族自然不可能整日防备着两位大妖的偷袭,但两位大妖显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跑来给人族一个冷抽子?

一网打尽才是正道。

因此不只是蜈蚣大妖,另外两位大妖的底细也是被张扬在暗中差了一个底朝天。

既然知道了大妖们的底细,人族在战略分配上自然就能做出更具针对性的策略。

例如阻击大罗境的树妖的主力是燧皇,而有在防御上有着独到之处的有巢氏与缁衣氏,只需要负责将力量过人的熊妖纠缠住,等到别的战场分出胜负在来支援他们。

至于蜈蚣大妖,自然就是交给张扬来对付。

就以张扬所知,对方的百眼神通其实尚且没有修炼到大成,再加上太子殿下事前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如今对上此獠的胜率,应当是稳定在了九成八。

底气十足。

大妖双刀如风,太子宝戟沉锋,双方瞬间便战成了一团,远处的龙吉只看的是眼花缭乱,甚至有点儿跟不上他们两个的节奏。

大妖心中的惊叹,这人族当真同以往遇见的修士不同,虽然不修道法,但是他们的肉搏水平...让它想起了当年的巫族,只是相对巫族的粗狂且毫无顾忌的滥用他们的身体天赋,在技巧上远不如这些看起来十分弱小的人族。

人族也是没办法,他们要是也有巫族一拳头就砸烂一座山峰力量,自然也懒得去琢磨这些招式技巧了。

太子殿下修炼八九玄功其实在力量已经足够媲美当年的巫族了,但是奈何这点儿力量在父皇面前实在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别说是在父皇面前了,纵然是面对无当师姐也只能是捉襟见肘,在这些大佬的磨炼下,太子殿下的“武艺”自然是突飞猛进。

单论招式的精妙,是绝对在眼前的蜈蚣大妖之上的。

两人具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兵刃碰撞之下荡漾出的法力,将周围的几个小一些山头都险些夷为平地。

杀的是风沙作响,天昏地暗。

“好大的力道!就这还说不是大罗?”蜈蚣大妖心态有点儿稳不住了,自己拼死拼活修行了数万年,撑过了巫妖大战才勉强达到的大罗境界,竟然比不上一个修炼区区数十年的人族?

呲——

蜈蚣大妖张口喷出一团毒物,将张扬逼退数步。

张扬早有准备化作一道金光纵于高空之上——

也不知是蜈蚣大妖是同张扬想到了一处,还是张扬早就算准了蜈蚣大妖的意图,此时此刻蜈蚣大妖也在高空之上,面带惊讶得看着依旧同自己对峙着的张扬。

他收起了手中的双刀!

这是一个关键的信号。

张扬没有鲁莽的冲上前去,宝物之间虽然讲究一个相互克制的关系,但更重要的是释放的时机。

蜈蚣大妖现在也来不及多想了,不论为什么张扬会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停住自己的动作,因为他的双手已经拉住了自己衣襟——

而让他更为惊讶的时,对面的张扬竟然也是类似的动作,有所不同是...对方只是一只手扯住了胸前的衣服。

张扬嘴角上扬:你果然是要脱衣服了!

蜈蚣大妖:你怎么也要脱衣服??

虽然只是短暂的迟疑,但蜈蚣大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半分停歇,身上的衣服已经在一瞬间粉碎!

张扬则没有蜈蚣大妖这样暴力,只是身上的衣服化成了一道流光——

躲在一旁的龙吉公主下意识用手捂着眼,从并没有闭紧的手指之间的缝隙仔细观看,似乎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一个细节!

呀!

只见那蜈蚣大妖将双手高高抬起来,两胁下有一千只眼,眼中迸放艳艳金光,并伴有森森黄雾,向着皇兄齐齐笼罩了过去。

危险!

龙吉掏出了女娲娘娘借给自己防身的红绣球,正要向着蜈蚣大妖砸过去的时候,却见皇兄身上的衣服竟然变成了一幡仙旗,绽放着无穷仙光,氤氲遍地,一派异香芬芳。

那妖的神通虽然厉害,但此刻却全被仙旗的氤氲所阻。

素色云界旗!

龙吉惊呼,皇兄竟然一直把此宝变成衣服穿在身上!?

蜈蚣大妖见自己的神通被对方灵宝所抵挡,心中不禁骇然,不论是眼中放出的金光还是伴随在左右的森黄色之气都不能落下来,神通不能触及对方,纵然他的神通再神妙又有何用?

他虽然不认识此宝究竟是何物,但也知道这一定是仙家宝贝,凡人怎么可能拥有?

“你究竟是什么人?!!”

蜈蚣大妖似乎是想要死个明白。

但张扬并不理会他,左手持着素色云界旗,右手召出昊天镜,向着蜈蚣大妖摇了摇,大喝一声:“呔,百眼妖王!”

这是蜈蚣大妖的真名,此前一直未曾暴露,而且同妖族相交时,他也是以化名混在其中。

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晋升大罗之后,身上的眼睛练出了一千多只,再如此称呼也不太合适。

蜈蚣大妖身上的一千多只眼睛下意识就不由自主的向着张扬看去,而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就汇聚到了张扬手中的昊天镜之中。

啊——

一声惨叫!

一千多只眼睛,顿时就有一多半直接闭合,并且从眼角流出了血泪,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刷——

蜈蚣大妖的眼中射出的金光虽然消散了,但是从昊天镜之中射出的白光却是将其笼罩,并且将其慑在原地。

轰!

只一瞬间。

蜈蚣大妖在被白光锁定的瞬间,身上便燃烧起了白色的火焰,或许是痛彻心扉的缘故,蜈蚣大妖惨叫声不断,对此张扬颇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自己修为境界不足的缘故,远不能发挥出昊天镜的全部力量,如果是父皇催动昊天镜的话,恐怕这蜈蚣大妖一瞬间就被烧成灰烬了...而且父皇对付条小蜈蚣还需要动昊天镜么?

因此现在的状况就是在阴差阳错之下,蜈蚣大妖不得不承受太子殿下一招秒不了它的痛苦折磨。

他想要变成本体逃脱出昊天镜照射范围,但发现自己的三魂七魄以及元神都被锁定,除了身体不自觉的抽搐扭动以及发出怒吼呻吟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花费了一些时间,他的躯体就被焚烧殆尽,然后灵魂飘出来了,准备去地府投胎转世...一旁已经有装扮成牛头马面的拘魂使者不怀好意的冲着他的魂魄笑个不停。

巫族可不是什么善人,尤其是那些妖族的魂魄入了地府,最是凄惨。

如果是一些小妖的话,巫族倒也不会为难他们...但是如果是一些修行有成的大妖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巫族记仇能记一辈子。

“两位巫族的兄弟,能不能给在下个面子,这个魂儿就别拘走了...”张扬看了看两个地府的勾魂使者,开口道:“主要是跟它的因果太大了,如果不将他的魂魄也一并扬了,这心里实在是不安分。”

刚听前面的话,牛头马面当场就想要翻脸,但听到张扬后面的话时,便当即露出了笑容:“兄弟自便就是,这边儿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之后牛头马面就想要离开,准备赶往下一个场子,毕竟今日是人族同妖族的一个小决战,要死一大片生灵。

“两位巫族的兄弟且慢走!”张扬以昊天镜照住蜈蚣大妖的元神魂魄,白色炽焰的梅开二度,瞬间就把蜈蚣大妖的魂魄化为了灰烬,灵气归还天地之间。

将素色云界旗化成衣服重新穿起来,把昊天镜揣入怀中,然后连忙走到两位巫族兄弟的身边,连忙道:“两位老兄...其实这一次妖族的三位大罗境的大妖,在下都不想放过。”

牛头一听这话,顿时觉着这位人族的小老弟越看越可爱...嘶,等等,怎么看起来有点儿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毕竟天道轮回乃是洪荒的基本法则,他们身份地府的勾魂使者虽然可以对这些妖族的魂魄施暴,但是并不能如同张扬这般直接将他们扬了。

以他们的立场来说,这些妖族魂飞魄散才是最好的归属,但是以他们现在的身份,这样的事情没办反做...勾魂使者有着天道赐予的地府阴司职责,受到天道之力的监管,别说是明目张胆、堂而皇之的妖族的魂魄出手了,就算是暗地里动手脚也是要受到一定的“天道责罚”的。

但如果是别人动手将妖族的魂魄直接化成飞灰...嘿嘿,他们自然是喜闻乐见。

如今张扬既然有这个心思,他们自然是举双手赞成,马面更是拍拍张扬的肩膀,小声道:“尽管放手去做,只要留些小妖让我们带回去交差就行。”

牛头也凑过来扛了马面一下,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把马面挤到了一边儿去,以同样小的声音开口道:“兄弟不是一般的人族吧,刚才的仙旗还有宝镜,可不是人族的宝物。”

“哥哥好眼力。”张扬十分配合露出了的惊讶神色,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他的为难之处表现得恰到好处而不做作,片刻之后才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牛头马面说道:“实不相瞒...在下并非是人族。”

“我就知道你不是人。”牛头沉声道:“让哥哥来猜一猜...你应当是天庭的圣道太子吧?”

吓!张扬十分配合。

其实刚才他们两个小声耳语的时候,自己已经听到了...

“看来是猜中了。”马面也跟着笑道:“太子勿怪,其实当年你来地府送蟠桃会的请柬时,我们两个远远的见过你一面,或许是我们两个当时离得远,太子殿下没能看到我们。”

“原来两位哥哥早就认出了圣道了。”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殿下现在的形象比地府时还是有些差别的,我们就是有所猜测...若不是太子殿下亲口认下,我们也不敢确认。”

“原来如此。”

其实这些张扬全都知道,在见到牛头马面的一瞬间,他就以“圣道天机”探查到了这两位的身份,如果说当日自己在地府门前见到的两位巫族只是堪比大巫的巫,那么这两位便是货真价实的大巫。

虽然比不上九凤、后羿这些超级大巫,但也是巫族之中顶尖高手,毕竟能从巫妖之战之中存活下来,并且在地府担任牛头马面勾魂使者这等很重要之位,便足以证明他们的厉害。

张扬同两位大巫一番拉扯,顺利的结交了两位大巫哥哥...一来是巫族确实值得结交,二来也是日后将地府拉入天庭的体系之中做准备。

这两位大巫全都是出自后土部落的大巫,同平心娘娘也非常亲近,纵然没有圣道天机的提示,张扬也不会错过这个同他们结交的好机会。

他正愁难以跟地府搭上关系呢。

虽然当年平心娘娘一脚把自己从地府踢出来,但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眼前的两位大巫显然也没有将那一脚当成是平心娘娘对新天庭的敌视。

“咳咳。”正此时,牛头轻咳了一声,道:“哥哥这里有一件儿小事儿,需麻烦殿下一二。”

“哥哥有事儿尽管说,但凡圣道能帮上忙,一定不推辞。”

看,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上次你来地府时...送逅埙、伯升他们的酒还有么?”

“唔...”张扬似乎是陷入了为难之中。

牛头马面也顿时紧张起来,那酒当真是不赖...看到圣道太子如此模样,大概也想到了着酒的珍惜程度,心说:可能是没有了。

“实不相瞒,那酒其实是九龙岛的吕岳师兄炼制的绝版药酒,当年去拜访吕岳师兄时,他将最后剩余的十五坛中的是十坛送给了吾...”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这都过去十多年了,怕是早就喝完了。

“这些年吾也喝了不少,这里是最后剩下的三坛。”张扬从储物戒指之后掏出了三只酒坛子,道:“便全送于两位哥哥了!”

圣道太子忍痛割爱的模样,让两位大巫多少是点儿不少意思了。

巫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群体,你敬他们一尺,他们往往会反敬一丈,而且他们生性率直...如牛头马面这样看似还有些小心思的,还试探张扬身份的,已经是巫族的心眼天花板了。

其实送三坛子酒而已,对圣道太子来说当真算不上什么...重要是态度,得要让两位巫族的哥哥好好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如果风轻云淡的就送出去,他们或许也会觉着自己豪爽,是个值得一交的好兄弟。

但只要稍稍拿捏一下,便会有非常显著的效果,有句话说的好——自古真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当套路加上的真心的时,会有奇效。

虽然是套路了两位“哥哥”一波,但显然是非常有效的,而且张扬也是真心同他们相交的,这一点是不作假的。

再说了...是你们先套路我的,现在扯平了。

果不其然,两位大巫一听这话,连连推辞,说不知道这酒太过贵重,厚颜讨要实在是不该云云——

反正就是坚决不收。

咦,竟然出乎意外的有礼貌。

巫族一向是豪放粗狂的代名词,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巫族的风格也在改变,或者说是进步。

希望下次能够见到一个有礼貌的平心娘娘。

但眼下还是要“对付”这两位眼前的大巫。

“这酒吾已经拿出来了,收回去是不可能的,两个哥哥不收下,就是看不上吾...不想认吾这个兄弟,既然如此,圣道也无话可说...这酒不如砸了算了,两位哥哥喝不到,旁人自也喝不到。”

说着张扬作势就要砸了去——

ps:兄弟萌,今天第一章迟到了~老样子,十二点之前会有第二章,还是先更后改...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