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交锋(1 / 1)

血色,无尽的血色。

天空中,云层里,大地上,视线里,心里,血色无处不在,似是烈焰狂卷,又似浪潮翻滚,欲要掀翻这世间。

耀目的血色里,半空中,半截晶莹剔透的通天血剑,剑尖破碎,却依旧锐利难挡的插入半空中似莽荒凶兽一样,横亘虚空的黑龙号。

迸发无尽的血色剑气,形成血色剑气风暴,切割着庞大的战舰,搅碎上面幸存的炼尸和鬼兵。

自此,黑龙号坠落,被血色巨剑带着坠落,宛如一颗陨灭的猩红大日,轰然坠入莽荒大地,炸起一圈血色波纹,席卷开来。

血色的波纹宛如深海浪潮,所过之处湮灭万物,吞噬一切,高耸的土丘被移成平地,坚硬的岩石被拍成齑粉,奔逃的黑袍修士被碾成血雾。

修士所化的血雾,转瞬间又融入血色浪潮中呼啸远去。

战舰坠落之地,巨剑斜插之处,随着血光升腾,一颗绽放着耀眼金光的金色光点,缓缓随着血光升起。

明明金色光点不大,却凌驾于无尽血色剑气形成的血色浪潮之上,似乎比整片血色还要醒目,耀眼。

金色光点,通体浑圆,表面燃烧着熊熊金焰,似大日升腾,炽热而爆裂,灼烧得周围的空气扭曲不定。

内里却是一个俊美妖异,面色淡漠,眉心一点猩红印记的男子。

男子身穿幽暗深邃的吞灵袈裟,一手持着黑蛟禅杖,一手托着万兽玄钵,脚下无靴,狰狞似爪的双脚,踩着金焰所化的金色莲花,一步一步踏着血色剑潮,从战舰废墟中登天而上。

身上冲天的气势与血色巨剑争峰相对,不落下风。

不是李青,还有谁!

之前,李青听到战舰的动静,又有乌刑前来报信,也不耽搁,当即全速朝着甲板而去。

可是李青速度再快,也需要时间,毕竟现在的李青可还不会瞬移。

许是一秒,许是两秒,李青便来到甲板入口。

可是迎接李青的,不在是黑龙号宽阔厚实,平整泛着漆黑金属光泽的甲板了,而是无尽的血色剑气。

以及晶莹剔透的血色巨剑,这就这样从他面前直插而下,几乎把整艘战舰切切两半。

那锋利的剑锋,就从李青眼前滑下,当时李青甚至都能借着剑身看到自己的身影。

李青看到如此情况,当即就想出手阻止,可惜太晚了。

只听咔擦一声,黑龙号动力熔炉被插爆,整艘战舰瞬间失去动力,成为了一块废铁,庞大的舰身再也无法悬空,朝着大地坠去。

看到如此情况,李青当即熄了出手的念头,静静的看着战舰坠落,等待出手的时机。

因为事已如此,就算现在出手也是无事于补,无法改变战舰坠落的必然。

等到战舰坠落到大地,血色浪潮席卷天地时,李青已然全副武装,踏浪而起,朝着血色巨剑而去,欲一争高低,一决生死。

“何方妖孽,胆敢犯我战舰,罪不可恕。”

“着!”

李青踏着血浪,来到半空,看着眼前通天彻底的血色巨剑,面色冰冷,怒吼一声,宛如一轮金色大日一般期身而上。

怒吼声中,李青身上金焰猛然暴涨,遮掩半边天空,似乎一下压制住了肆掠的血色浪潮。

遮天金焰里,李青本就魁梧的身躯迎风便涨,眨眼间便成了百米巨人,身上肌肉贲张,微微颤动便荡开恐怖的力量波动,搅动风云。

小山似的大手中握着的黑蛟禅杖,更是似一截撑天之柱,上面龙盘蛟绕,黑色玄光覆映,流淌着震天撼地的力量。

相应的,万兽玄钵也不示弱,眨眼间便化为一轮漆黑大日,横亘天穹,内里万兽奔腾,如浪似潮。

“着”字响彻天穹,李青手中拖着的漆黑大日,蓦然朝着无尽天穹抛去。

大日凌空,漆黑玄光覆映天地。

万兽玄钵当空滴溜溜一转,便瞬移似的出现在血色巨剑之上,投下大片凝实的黑色玄光,笼罩住插在大地上的血色剑气。

幽暗深邃的钵口玄光旋转成渊,爆发庞大的吸力似要吞下整柄通天血剑。

万兽奔腾的黑色玄光笼罩下,血色巨剑微微一颤便不再动弹,只是剑身上缭绕的血色剑气护持不住,如血色浪潮一般被万兽玄钵所吞噬。

半空中,李青看到血色巨剑在万兽玄钵的笼罩下,依旧稳如泰山,也不意外。

要是血色巨剑这么容易就解决,也不用他出手,黑鸦乌刑,山峙,三人便搞定了,何至于战舰被击落。

于是双手紧握黑蛟禅杖,金色琉璃一般的尸元疯狂灌注。

杖头上天龙吟构筑天龙环绕,黑蛟鳞甲狰狞,蛟首游走,似乎活了过来。

威能积蓄到巅峰,李青身上银色闪电缭绕,肌肉贲张,似要砸碎天地似的,挥舞着龙盘蛟绕的黑蛟禅杖砸向血色巨剑。

刹那间,天地震荡,金焰凝固,血色破碎。

此时直插大地的血色巨剑中的身影,感受着黑蛟禅杖的威势终于坐不住了。

庞大的血色巨剑,剑身微颤,迸发出浓郁似血液的血色剑气,不断冲击笼罩在血色巨剑之外的黑色万兽玄光。

同时,在血色巨剑微微颤动时,晶莹剔透,光洁似镜的宽大剑身上,一个个血色身影出现。

从下到上,每一截剑身都有一位三米多高,身穿猩红战甲的战士镶嵌在其中。

他们姿态各异,有怒目而视,有闭目静思,有持器而立,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上无时无刻都爆发出,凝实如血液一般的血光,填充进通天巨剑中。

不难想象,那些无尽的血气,冲出巨剑后便会化为无穷无尽的血色剑气,撕裂天地。

血色剑身从下到上,一共有八个身着重甲的战士,一字排开,构筑成血色巨剑的剑身。

而血色巨剑的剑柄处,则坐镇着一个高四米近五米的重甲战士。

此刻,他长身矗立,目光平静淡漠,似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双手交叉于身前,杵着一柄几乎有两米多长的狰狞长剑。

看狰狞的血色长剑外形,与外面的通天血剑几乎一模一样。

似乎先前从天而落的通天血色巨剑,就是他双手握着插下的。

当黑蛟禅杖带着风雷之势,无边大力轰然砸下时,眼神淡漠的重甲战士,终于动了。

冷漠无情的眼神一凝,紧紧注视着落下的黑蛟禅杖,似是在预测估计黑蛟禅杖的落下轨迹。

杵着长剑的双手,蓦然握住长剑的剑柄,双臂肌肉贲张,拔剑朝天斜撩。

刹那间,剑鸣轻啸,一抹森然冰冷的猩红剑光,出现在天地之间,好似那划破永夜的晨曦一样,划破万兽玄光,划破黑蛟禅杖镇压的天地,与当空砸下黑蛟禅杖碰撞在一起。

“噌!”

天地之间清音弥漫,荡涤天地,那清脆的碰撞声,是那么的干脆清澈,似是古国钟磬之鸣,又似鸣剑轻吟。

这一瞬,天地似乎停滞下来,如神似魔的魁梧巨人,浑身金焰缭绕,高举禅杖,轰然砸下,似要净化尘世。

通天彻底的血色残剑,血光弥漫,剑光耀天,裂地劈天的从大地横掠而上,似要澄净寰宇。

两者相撞,血色剑气与黑色玄光对冲湮灭,形成一圈圈黑红交织的涟漪荡开,遮蔽天穹。

接着,又是一声长剑轻鸣,黑蛟禅杖之下的血色残剑,剑身一颤,剑光分化,蓦然变成九柄一模一样的血色残剑,搅碎弥漫天穹的黑红涟漪,绕过黑蛟禅杖,演化剑阵朝着李青绞杀而去。

李青手臂肌肉抖动震颤,只觉得手中的黑蛟禅杖,在与血色残剑的碰撞下,震颤难握,似乎下一秒就要脱手而出。

可李青怎么能犯这种错误,身上肌肉贲张,银色闪电缭绕的肌肤浮现一抹纯金色,力量再次暴涨。

李青面目狰狞,露出一丝邪笑,力量鼓动,就要下压,不想黑蛟禅杖下的血色残剑轻轻一颤,便化为九道血色残剑,结阵绞杀而来。

剑阵还未到,锋利的剑气便切割的李青脸皮刺痛,浓郁的血腥气更是直冲鼻腔。

在此刺激下,李青面容更加的狰狞,七窍中金黄尸焰喷吐,灼烧得虚空扭曲。

李青却不在意,轻吐出一口浓烈的金黄尸焰,手臂肌肉贲张,撑得吞灵袈裟鼓鼓囊囊,勾勒出小山一般纹起的强健肌肉。

裹着金色玄光的手掌由下而上一拍,撑天之柱似的黑蛟禅杖被拍的倒转而回,砸在血色剑阵上。

血色剑阵一颤,却并未被击碎,反而跟吃了金枪药一样,血色光华更加耀眼,以更加迅捷的速度朝着李青切割而去。

血色剑阵下,无形的天空都被切割出一条条狰狞的剑痕,久久不散。

…………

天空中,黑蛟禅杖与血肉残剑争锋,打的天地动荡,大地碎裂。

下方,战舰坠落地不远处,三道身影看着在血色剑阵笼罩下,岌岌可危的李青,身上玄光绽放,似乎想要上去并肩作战,但是又有些畏畏缩缩。

实在是血色巨剑威势太强,不说因为去通知李青有敌人来犯,而逃过一劫,保全自身的乌刑,单说山峙,黑鸦。

山峙,上半身青铜战甲破碎成渣,只有几块还算完整的战甲碎片挂在身体上。

战甲之下的强壮肉体上,全是猩红的剑痕,其间血色剑光游走,虽然山峙全力运转尸元绞杀血色剑气,但是一时半会,仍旧奈何不得肆掠的剑气。

更加严重下半身,几乎报废,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血色剑气连成血幕笼罩每一寸肌肤,有些严重的地方甚至大块血肉被血色剑气切下,露出后面墨玉似的骨骼。

这样严重的伤势,让山峙时时刻刻,都承受着千刀万剮之痛。

可是此刻山峙却置若罔闻,紧紧的盯着天空中战斗。

黑鸦实力更强,所以所受到的伤势远不如山峙严重,甚至除了法器被毁,以至于受到反噬,脸色有些苍白外,都没有明显的伤势。

但是接连两件法器被毁,黑鸦实力大损,此刻剩余的实力可能连全胜时候的一半都不剩。

“怎么办?舰长怕不是那些武修的对手!”

乌刑看着天空中落入下风,即将被血色剑阵笼罩的李青,有些担忧的朝着两人问道!

山峙没有动弹,也不说话,依旧紧紧的盯着天空战斗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紧握的拳头,透露出他内心的平静!

倒是旁边的黑鸦看了完好的乌刑,不带好气的道:

“怎么办?当然是上去和舰长并肩作战了,怎么你以为舰长死了,你能活下来吗?”

乌刑一愣,看着衣衫破烂,面色苍白的黑鸦,有些不敢相信,高声道:

“还上,你看到那遮蔽天穹的血色剑阵了吗?

“你这个状态上去找死吗?”

黑鸦看了一眼乌刑,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山峙,你的伤太严重了,已经无法参加战斗了,我记得你不是还有一具铜尸吗?”

“你带着它去收拢溢散的练气弟子吧,这样我们活下来的话,处罚会轻松些!”

说完,黑鸦重新看向乌刑,声音平淡的道:

“乌刑,我知道你怕死,这不可耻,因为我也怕死。

但是你看到了,以这帮武修的强大,一但没了舰长的阻挡,我们多半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为了搏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你愿意和我一起并肩而战吗?”

说完,也不待面色难看的乌刑回答,挥手召出两具十米来高,狰狞可怖的铜尸。

于铜尸恐怖的尸啸声中,卷起黑色玄光登天而上,朝着血色剑阵而去。

身后,乌刑看着登天的黑鸦,苍白的脸庞变得铁青,眼神阴晴不定。

突然,乌刑想到先前在战舰走廊里的豪言壮语,伸手摸摸隐隐还有痛感的脸庞,眼神一狠:

“去他娘的,干”

于喝骂中,乌刑身上涌出汹涌澎湃的灰黑色鬼雾,然后他一把撑开手中的乌骨扇,放出内里的百鬼抬棺。

随后乌刑又挥手召出一头十米高,有着一根青铜独角的人形靛蓝大鬼。

接着乌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阴阴一笑,合身撞入靛蓝大鬼中消失不见。

转瞬间,黑灰鬼雾收敛,百鬼抬棺消失,靛蓝大鬼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头十丈来高,扛着等身的靛蓝棺材,身上百鬼成画,拥有灰色晶体鬼躯的独角大鬼!

大鬼一出现,阴雷阵阵,刹那间形成一片靛蓝雷沼,覆盖周围百丈空间。

接着,独角大鬼仰天咆哮一声,化为一道湛蓝雷光,冲天而起,直冲宛如血色天幕一般笼罩而下的血色剑阵,欲要破阵而出,搏一线生机。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